移动版

剥离幼教资产 威创股份谋求“新出路”

发布时间:2020-01-07 07:42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北京商报讯(记者 刘斯文)幼教新政的“威力”还在持续。日前,有着幼教赛道“跨界第一股”之称的威创股份(002308)发布公告,宣布已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,将旗下四大核心幼教品牌之一的可儿教育进行剥离,交易对价为3.03亿元。自从幼儿园资本化路径被封堵后,2019年来,威创股份从引入战投新股东、变卖实体物业到如今开始剥离幼教资产,似乎一直在寻找新的出路。面对净利润持续下滑,监管环境变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,威创股份能否走出颓势又或开辟出新的赛道实现“自救”?

根据公告, 威创股份向可儿教育法人刘可夫及其妻子回声转让可儿教育70%股权。本次股权转让定价以2017年8月公司收购可儿教育70%股权时的交易对价3.85亿元为基准,扣除可儿教育历年已向公司分红的8161.8万元后,交易对价为3.03亿元。对于此次转让,威创股份解释称,基于减轻重大行业政策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,为维护公司及股东利益,此举有利于公司及时收回投资资金及未来的发展。

据悉,收购可儿教育后,威创股份增加了3.48亿元商誉。被收购后,可儿教育连续两年业绩压线及格。但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,可儿教育实现净利润2383万元,仅达2019年最低业绩承诺4477万元的53%。这也就意味着,威创股份面临计提巨大商誉减值的风险。“很明显,可儿教育没完成对赌业绩,影响威创股份的年报数字。”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表示,所以需要将其从上市公司体内转到体外。

据了解,由于昔日的主营业务不佳,2015年威创股份开始转型幼教,收购红缨教育打响了其转型第一枪。随后威创股份还并购了金色摇篮、鼎奇幼教等相关公司。有数据显示,其幼教品牌共管理和服务超过5000家幼儿园,成为当之无愧的“幼教第一股”。

但2018年底发布的学前教育新规及小区配套园等系列政策,给以幼教资产为主的上市公司致命一击。程子婴指出,政策的冲击是巨大的,以威创股份并购的金色摇篮为例,其原本中高端园的定位由于国家普惠园的导向不得不做价格下调,而这会极大影响上市公司业绩。此外,二级市场投资者对赛道发展前景渐失信心不再买单,直接影响的便是市值和股价。

据悉,学前教育新规发布次日,威创股份遭遇跌停。双主业的营收能力均出现下滑。财报显示,威创股份2018年大屏业务营收5.89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10.62%;2018年净利润1.58亿元,同比下滑16.57%;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5323.5万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44.59%;幼儿园服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27.76%。

2019年6月,威创股份将10%的集团股份以4.8亿元转让给有国企背景的广州科学城集团。还将位于广州的三处物业出售给科学城集团,转让金额为8.38亿元,这显然是有回笼资金的意味。在程子婴看来,威创股份的做法是聪明的,在监管环境变化带来的巨大不确定下,威创股份势必会做转型,而转型需要资金,其很可能会通过并购进军国家扶持的素质教育领域。

威创股份曾指出,希望借助科学城集团的背景和优势资源,探索区域政府教育服务采购,在儿童教育文化产业、国际教育方面有所建树。针对是否会开辟“新战场”,威创股份方面回应未来业务拓展战略或将在年报中提及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